设为首页  |  加入收藏

中共芜湖市镜湖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   芜湖市镜湖区监察委员会  主办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廉政教育
“瞒天过海”也插翅难逃
——寿县刘岗镇刘岗村原村支书梅应高等三名村干部违纪违法案
发布时间:2019-06-18 17:17   来源:江淮风纪

 “作为一个老党员,我怀着无比沉痛心情给您二位领导写信,想把刘岗村近年的情况向领导反映一下,梅应高同志作为刘岗村的领路人,他的所作所为有损共产党员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! ”

  2017年12月16日,一封列举了寿县刘岗村6个方面问题的举报信,寄至刘岗镇党委书记和纪委书记的手中。镇党委、纪委高度重视,进行核实。

  通过外围取证,审查财务账目、入户走访和审查谈话,举报信反映的问题渐已核查明晰,线索主要定格在时任村党总支书记梅应高、文书葛家贵和原任书记吴化延身上。

  2008年,刘岗村引进的寿县刘岗镇孟宏养殖有限责任公司,在刘岗村租地25亩兴建养猪场,已实付租金21.25万元,却有16万元未入村账。

  面对审查,时任村书记吴化延振振有词:“不入账,放在我手里,哪头急往哪用,用起来方便些,我们村完成上交任务时,这钱都起了作用,如这钱垫过计生抚育费,垫过村里其他开支。 ”

  当调查人员问他是否知道坐收坐支违反财经纪律时,吴化延极力辩解:“我没占村里钱”。

  果真如其所说吗?调查人员找到另一个关健人物——原村委会主任梅应高。在调查组面前,谈到吴化延的问题,梅应高说:“一切都听书记的,他统筹安排,没叫入账,我就没问入账的事。”梅应高为自己开脱:吴化延干书记,什么都是他说了算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我当村长也得听他的,没有一点权,他说要签字,我就签字,他让我陪吃饭,我就陪吃饭,钱放在他手里,怎么用、入不入账,都是他说了算。

  为表明态度和推卸责任,梅应高又强辨:“没入账,我作为村长,有责任。但主要责任在吴化延,他当时是书记,我们都听他的,钱都是他经手的。我只参与,却什么情况都不知道。 ”

  具体细节村委会主任不清楚,有无“漏收”村委会主任也不清楚,难道村委会主任对待村内的重大事务和资金出入就是这样“作为”的?作为村委会负责账务的文书葛家贵情况又是怎样的呢?经了解,他不仅没有严格执行财务管理制度,给钱就入账,不给钱就不入账目,至于漏不漏收他不管、是否坐收坐支他也不管,只要自己所管的账平了就万事大吉。

  由于村书记任意妄为、村主任做“糊涂官“不作为,刘岗村不仅16万元集体资金不入账,还被吴化延、梅应高、葛家贵等村干部在2011年、2012年吃喝挥霍掉7.5万多元。直至举报信反映查实,才让事情真像浮出水面。

  2012年,吴化延因工作需要调任双枣敬老院副院长,镇里为考察梅应高的工作能力,安排他以副书记、村委会主任主持村两委工作。但梅应高主持工作不久,就在五保审核工作中出现了问题。“吴化伍子女过的都还好,是小松岗的‘倒老爷(方言,难缠户)’。为了安定,不得不帮他解决危房改造,他都到村部闹了几次,我也想办法,想把问题解决在基层。 ”

  这是梅应高帮助他人套取危房改造资金情况时,梅应高为自己所作的辩解。吴化伍是位“倒老爷”、“难缠户”,别人能享受的好处,他也要享受,且还要到他满意为止,否则就到村里去“闹”,还经常口口声声要打电话给新闻“第一时间”栏目报料。 2016年,自身和子女的家庭条件均不符合危房改造申报条件的吴化伍,多次找村里和包组村书记梅应高,要求申报危房改造资金补助,同时还着手自建房屋。房子建好后,他仍不死心,不放弃获取村里补助的一切机会。

  2017年,五保户刘德宝申报危房重建,因手中无钱不敢将原危房拆除重建,仅维修了原房。梅应高认为利用这个“机会”,用刘德宝五保户的危房重建补助款可以一举解决刘、吴两户危房改造问题。梅应高与其他村干部沟通过后,弄虚作假套取危房改造资金,并堂而皇之将其宣传成帮助村里解决了难题的好事。

  2018年6月,梅应高、吴化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,葛家贵受到党内警告处分。 2018年村“两委”换届,梅应高、葛家贵两人候选人资格被取消。

 
廉政动态 >> 更多
廉政视频 >> 更多
安徽新闻联播:制度建设助推跨越发…
安徽新闻联播:唤醒责任意识 激发…
宣传教育 >> 更多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